马部落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位置:首页 > 集团旗下公司 > 马部落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哦  那彪悍俊逸的蒙古马

贺志宏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在克鲁伦河流经的呼伦贝尔草原腹地,我和一场疾风暴雨不期而遇。那雨来势之快,可以使悠然在晴空盘旋的孤鹰来不及躲避而被击落,雨脚之猛,竟能把牧草覆盖的原野一瞬间打得烟尘滚滚。烟尘中群马似山洪奔泻地在原野上汇聚了。它们争先恐后,前呼后应,披头散发,淋漓尽致!雄浑的马蹄声在大地奏出的鼓点,悲怆苍劲的嘶鸣、叫喊在拥挤的空间碰撞、飞溅,划出一条条不规则的曲线,扭住、缠住漫天雨网,和雷声雨声交织成惊心动魄的大舞台。几十年过去了,蒙古马奔腾不息勇往直前的一幕至今难忘。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舞台上,整个13世纪的历史都少不了蒙古马建立的功勋,正因为蒙古马的非凡超拔的神韵才让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军团展示出凌厉的军事才能,成就其改变世界格局的恢弘梦想。“爱它们六尺的腰身,红鬃与黑鬣。爱它们昂首的雄姿,和舞里奔驰的骨力。······他心窝里一条颤抖抖的尖毒舌,向四周邻国笑着火红傲岸的笑。”“此马非凡马,房星是本星;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在我看来,这些赞美骏马的溢美之词都没有完全表述出蒙古马的筋骨、血脉、气韵、精神。
       黑格尔在其著作《历史哲学》中写道:“蒙古人用马乳做饮料,所以马匹是他们作战的利器,也是他们营养的食品。对于游牧民来说,马匹从来都不是难题,对马匹的驯化促使牧民们走上了横跨亚洲腹地的道路,并且还促使他们在军事历史上奔波了5000年。马匹在改善人类机动力方面有很大的潜能”。
       蒙古马是天生体形矮小的草原矮脚马很少有超过52英寸的身高。它们矮小结实并且皮毛的隔热性非常好,由于覆盖了浓密的鬃毛,所以它头部肩膀的重量很大。就像它们主人的毡帐一样,它们身上毛发蓬松的外罩能够抵御大多数天气;这些毛发能够保证让它们冬暖夏凉,并且有足够的油脂可以抵挡任何东西——除了猛烈的湿雪(雪粒间能看出有液态水滴存在)。它们甚至还有天然的伪装,深黄色的毛上有着黑色毛作为修饰,当它们在200码外一动不动地站着并处在特定的光线条件下时,很容易就能融入背景而不会被轻易发现。它们只吃草,所以到处都可以找到所需的食物。在冬天,它们可以把鼻子伸到厚厚的雪层下面找草料吃。它们能不分昼夜、不在意冷热站着睡眠,体力恢复极快。没有一种马类可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得更好。
      物竞天择,只有最优秀的动物才能生存。无论是在亚洲的高寒荒漠,还是在欧洲平原,蒙古马都可以随时找到食物。可以说,蒙古马具有最强的适应能力。对于蒙古人来说,只要把马匹照料好,马蹄就可以踩在任何地方,任他们为所欲为。有一次,我在呼伦贝尔草原深处的额布德格结识了一位牧民朋友,我们分别骑在马背上且驰且行。他向我保证:即使我们骑着这匹马直到欧洲边缘,掉头,松开马的缰绳,任凭它独自来去,不用管它,这匹马照样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他说,蒙古马会像信鸽一样,回到家乡的大草原。我当时是无比的羡慕他和他的这匹蒙古马。
       蒙古马可以长距离不停地奔跑,在13世纪时其运动速度决非金的步兵可比。蒙古马还随时胜任骑乘和拉载的工作。它还是骑手食物的一种,马奶的利用减少了军队对后勤的要求。
       有史料载,成吉思汗所向披靡的欧亚远征军只有13万人,军队的数量并不算多,但蒙古骑兵的坐骑却绝非一般。经过他们调驯的骏马战斗力倍增,一匹战马可以顶的上三、四匹马的效用。在这方面,草原上的驯马手们的发明创造令人叫绝。计有:骟马术,对牡马群只保留强壮种马,其余在四岁时全部骟掉。被骟之马身体强壮而又格外驯顺,成千上万匹在一起也能做到寂静无声,特别利于发动突然袭击。裂耳术,将战马双耳各剪一道V型缺口,目的是让战马在急驰中减弱风的轰鸣,更清楚地听见背后主人的声音,以利于驾驭.犁鼻术,将战马鼻孔中间挖空,使战马呼吸通畅,加大了马的肺活量.不然气流返回到肺部,容易造成呼吸困难.这些对战马的革新改造,使周边国家的战马不能与之匹敌而败下阵来。蒙古人“其爱惜良马,视爱惜他畜尤甚.见一良马,即不吝几匹马易之.得之则旦视而暮抚,剪拂珍重,更无以加.出入不骑,惟蓄其力,以为射猎战阵所需而已.”(明·萧大亨《北虏风俗》).
       古代的驿站起“通达边情,布宣号令”的作用。 驿站是铁路兴起以前最有效的交通系统。从黄海到黑海,长达五千英里,蒙古人设置了一连串的驿站,绵延亚洲大陆。每个驿站都备有当地饲养的上等好马,供持有大汗路牌的旅行者更换马匹,有的驿站提供向导、住宿;除了马匹之外,每个驿站还有驿长、马夫、供水设备、补给站及足以养活大量备马的草地。
       在蒙古人经营驿站系统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快递服务可以跟它相提并论,而在蒙古结束独霸局面后,漫长时间内世人依旧望尘莫及。
       1860年,美国开始在密苏里与加州之间启动全美第一快递——小马快递。这种快递的骑士是一站一站地接力递送。而蒙古骑士是一路送到底,换马不换人,用一己性命护卫信件安全,直奔目的地。小马快递的寿命不长,只支持了18个月,接616笔生意。而蒙古驿站骑士在蒙古高原持续了七个世纪。
       马可波罗在他的《东方见闻录》中,精确地描述这个让当时西方人赞叹不已的通讯系统。“忽必烈汗的信差上路后,每25英里,就会碰到一个驿站。驿站中至少有400匹备马供信差替换,让他们尽快上路······驿站遍布蒙古大汗辖下的各行省与王国。如果情势紧急,信件必须及时送达,信差一天可奔驰200英里······他们用皮带束紧身体,随着马匹的奔驰起伏,强自振作,全力冲刺。接近驿站时,他们吹响号角,驿站听到了,会立刻帮他们备好马匹。信差一到,立刻发现两匹新马已经待命,鞍鞯齐备,体力充沛,足以奔驰。信差下马,不容喘息,又骑上新马,扬尘而去······”。
       驿站系统是蒙古帝国维系不坠的关键之一。历史学家评价:“用当时最快的信息联络系统——四通八达的驿站制度给世界带来了快捷方式,使文化传播与经济往来空前大流通,甚至创立了国际自由贸易区。”
       在蒙古族英雄史诗中,把英雄和马紧密联结在一起,《江格尔》中,旋风塔布嘎对他自己的坐骑说:“从日出方向过来的,以草为食的你,血肉之躯的我。我撇开你怎能行动,你离开我如何生存。”这种英雄与坐骑之间的爱恋,多么具有浓厚的游牧生活气息,多么贴切地反映了蒙古民族尚武爱马的性格。
 蒙古马在蒙古民族的生活中历来有忠于主人、忠于职守的美誉,被称为“义畜”。从古至今,蒙古马虽然生性刚烈剽悍,但对主人和故乡却充满着无限的忠诚和眷恋,甚至不惜以自我的牺牲来挽救主人的生命。在蒙古族著名史诗《江格尔》中,英雄洪古尔的坐骑用马尾击翻有毒的酒杯,挽救了英雄的生命。
       蒙古族家喻户晓的叙事诗《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歌颂了人与马的亲密关系和蒙古马对于主人的笃实心态。成吉思汗马群中的白骒马喀尔莫克﹐生下两匹矫健的小骏马。成吉思汗无限欢悦﹐并对它们进行严格训练。待它们长大後﹐成吉思汗骑著它们围猎﹐两匹骏马跑起来好似风驰电掣﹐所有的良马都望尘莫及。两匹骏马追获了成群的灰狼和盘羊。围猎归来﹐两匹骏马因未得到夸奖而伤心落泪。於是小骏马与其兄大骏马逃到阿尔泰山古尔班查布其地方﹐生活了3年。小骏马无忧无虑﹐长得膘肥体壮﹐大骏马却因思念“圣主”和亲友﹐瘦骨嶙峋。小骏马见此不忍﹐遂与其兄返回马群。成吉思汗欣喜若狂﹐应允了小骏马放群生活8年的要求﹐并把大骏马封为“神马”。 后来它们参加盛大的围猎﹐使成吉思汗追杀到大批野物﹐受到10万猎军的喝彩赞美﹐从此名扬四方。英雄嘎达梅林被敌人击中落马,就在敌军围剿的最后时刻,是他的坐骑咬紧他的衣角,把他拖到河畔密林,使他躲过一劫。
       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时分三路进军,大军开进中派哲别一路绕到敌后,向敌战略上敏感的卡什加尔方向迂回,切断花剌子模与阿富汗、呼罗珊之间的联系,掩护主力战略展开。术赤、哲别率三万人的军团,穿过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地带——帕米尔和天山山脉之间的谷地。当时,他们在一丈多深的积雪中行军,攀登四千多米被雪覆盖的吉西列干可尔多和铁列古达巴干两座高峰。在大风雪中,用牛皮包住马腿,人穿双层的皮毛大衣。为了取暖,用小刀切开马的血管儿,吸喝马的血液,又把血管儿封闭起来······他们创造的奇迹,使汉尼拔和拿破伦越过阿尔卑斯山脉的壮举显得逊色。
       蒙古马杀着长风驰骋于历史的深处,成为一种绝响。它那纵横于天地之间的鲜活的生命力和阳光律动都将激励今天的人们在筑梦的道路上毅然前行。“蒙古马精神”已演化为伟大的民族精神,在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中体现和升华,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它源于人类的伙伴蒙古马,它赋予蒙古人、草原上的各族人民强大的精神力量,它深深扎根于中华各族人民的奋斗历程中,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蒙古马精神已与改革创新、锐意发展的时代精神紧密结合,被赋予新的内涵,成为实现“守望相助”,建设祖国北疆,打造亮丽的风景线,实现内蒙古自治区发生历史性巨变的强大精神力量。
地址:内蒙古包头市钢铁大街23号包头市国税局
邮编  014010
电话  0472---5168288    13947295168


2016年在蒙古马部落留影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邮箱
  •